广告

直击KubeCon欧洲:从Run My Container到run my code

  • 浏览(150)
  • 评论(0)
  • 译者:k8s

 

K8S技术社区联合EasyStack丹麦报道)哥本哈根当地时间5月2日,2018KubeCon+CloudNativeCon欧洲峰会正式拉开帷幕。继去年12月北美峰会后,本届欧洲峰会再次突破上年参会记录,逾4000人现场参与。围绕Kubernetes建立的技术生态继续壮大,当前社区贡献者已经超过2万人,拥有29个特别兴趣组和10个工作组,作为技术生态的关键部分,CNCF基金会当前会员超过200家,全球认证Kubernetes厂商超过50家,终端用户成员超过50家。一年时间,CNCF从2017年的8个项目增长到当前20个项目,其中最耀眼的明星项目Kubernetes已经毕业。

云原生的未来 Kubernetes将无处不在

 

    2016年,CNCF的一些项目还处于起步阶段,拥有不少明星项目,但很多还像技术人员手中的乐高玩具,而从2018年开始,CNCF的项目已经可以让更多人使用,并且利用这些组件为实际业务服务。这背后不仅是技术逐渐成熟,也意味着云原应用市场的飞速发展。CNCF TOC主席 Alexis Richardson就表示:“当前CNCF项目已经处于市场接受阶段,云原生将走向无处不在。”未来,普遍使用的编程工具将统一Kubernetes、containerServerless、管理服务,这些模型都将与底层应用哪种云平台无关。

    K8S技术社区特约评论员、EasyStack联合创始人兼CTO刘国辉评论道:云原生的未来,用户只需要关注业务,对业务应用系统的诉求会是,采用统一与通用的标准构建,以保护用户开发与维护这些系统的投资,对云的诉求会是,简单、可靠、好用、可升级,多云以及开放,不绑定在任何单一云上。

确实,最近Netflix评估,将部分业务放自在Google Cloud上也验证了这一趋势。

 

Run my code 走好云原生路线第二步

 

    在开源的时代,推进云原生时代的到来,最关键还在于成千上万的开发者的参与。Alexis揭示,云原生时代正在路上,我们需要这样的开发者:从开发新应用,与云端已经构建好的服务做集成,到部署到云平台,整个过程简单,稳定,可运维,同时能够使用CD的最佳实践经验。

这里面谈到一个关键能力CICD,CNCF执行总监Dan Kohn启发性的openning remarks——How good is our code?,引发我们对软件复杂度所带来挑战的思考,后被Google明星布道师 Kelsey hightower玩笑式地放大了 (他在github上贡献了零行代码却出现800+issues)。由此,在复杂的云原生环境中,确保应用质量的CICD被定义为容器化后要做的第二件关键事情。

    处在技术风向最前端,Alexis还预判了云原生项目进程时间表,未来的云平台中,Serverless将卷入大潮,与Kubernetes走向完全融合。预计到2020 年,开发者将迎来从run my container到run my code的历史变迁。

重磅发布:Google发布容器沙箱运行时gVisor

 在此次会议中,Google还对外发布了开源项目gVisor,一种新型的沙箱容器技术,它能为容器提供更安全的隔离,同时比虚拟机(VM)更轻量。 而且,gVisor 还能和 Docker 以及 Kubernetes 集成在一起,使得在生产环境中运行沙箱容器更简单。

    据官方博客介绍,gVisor 比 VM 更轻量,同时具备相同的隔离级别。 gVisor 的核心是一个以普通非特权进程方式运行的内核,它支持大多数 Linux 系统调用。这个内核是用 Go 编写的,选择 Go 语言是由于其较小的内存占用以及类型安全等特性。和虚拟机一样,在 gVisor 沙箱中运行的应用程序也可以拥有独立于主机和其他沙箱、自己独自的内核和一组虚拟设备。

  • 分享到:
  • icon
  • icon
  • icon
  • icon
箭头